首页 - 我们的头条 - 张翠山生前武当派政治形状(下)

张翠山生前武当派政治形状(下)

发布时间:2019-04-15  分类:我们的头条  作者:体育评论  浏览:175

▲2019版《倚天屠龙记》剧照

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

作者个人意见,不代表本公号立场



张翠山生前武当派政治形态(上)



十三    俞二的立场


一边是宋远桥的暂时主持全面工作,一边是张翠山失踪十年后的回归,我们前面提到,虽然张三丰并没有真的打算把掌门位置交给张翠山,但因为整天夸这孩子有悟性,已经使得其他人的心态起了变化。


因此,武当派的格局开始变得微妙——看多了情感类影视剧的人都知道,离开太久固然会失去沟通机会,但蛇王大大请爬开与此同时,对方往往会更想念你,这反倒也会成为优势,于是,多年后回归的人往往会成为抢戏的角色。


张翠山也一样,老爷子张三丰天天念叨他,他这一回来,就算自己全无争权之心,也足够宋远桥尿一壶的。


这个时候,有两个人的立场就变得异常重要。


一个当然是张三丰,老爷子手握武当派人事权,说让你上你就上,不让你上你还真是只能先忍气吞声;另一个是谁?二侠俞莲舟。


在武当七侠中,俞莲舟排名第二,仅次于宋远桥,书中提到,武当派里师兄威严极大,可见他在五个师弟面前有着绝对的话语权。另外,他在武当七侠中武功最为精纯,甚至高出宋远桥。


换言之,俞二侠业务能力最强,而且在领导班子中排名很靠前,威望也高,是实力派+实权派。


而且,这位俞二侠堪白是男的还是女的称武当七侠中最有侠义精神、最有责任感的人,好事干了一票,而且是处处为别人着想,重情重义又不计较,要说他争权之心极淡,我绝对相信——人家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超越了那低级趣味。


这样的角色,在任何一个系统内都是被争取的对象,而且也是制衡的棋子。各派系都不担心他自立门户,但又生怕他被对方给挖去了,所以就算自己挖不过来,也得想办法让他保持中立。


而俞莲舟本人的态度呢?


首先,他是淡然的,反正他自己当掌门的兴趣不浓,而且因为自身出众的业务能力和面冷心热的性格,无论谁上台,他都肯定是分管业务的副手,权力、待遇一样不缺。


但这种淡然只是自身欲望上的淡然,前面说过,俞莲舟极具责任感,而且书中提到,他“为人深沉,喜怒不形于色”,这两个性格特质合在一起,其实是非常令人畏惧的。


因为为人深沉,又没有过多地参与夺权,所以俞莲舟能够看清局势,对微妙关系心知肚明;因为有责任感,所以俞莲舟能够时刻以武当大局为重,不允许任何有碍武当大好局面的事情发生。


——有些人深沉,但权力欲过重,走到哪里都瞎折腾;有些人有责任感,却不够内敛或看不清局势,好心都用不到点子上。而兼具这两个特质的俞莲舟,面对武当此时的微妙局面,几乎凭借一人之力,力挽狂澜。



十四    看不到的深沉,才是真正的深沉


有很多人都看到了俞莲舟身上的侠气,却忽视了他深沉内敛的一面。不过呢,这个不怪大家,为啥?因为深沉到了大家都没发现的程度,那才是真正的深沉。


假设在你的单位里,有一个人总是一脸深沉状,深沉到众所周知,那这个人并不可怕——大家都会防着他,不管他是真深沉还是假深沉。有一种境界比这要高得多,就是一脸和气,见人带笑,但城府极深,比如宋远桥。


可还有一种人,光华内敛,一点都不起眼,所有人都没觉得他深沉,甚至都不注意他,可他偏偏城府极深,那才是最高境界。


俞莲舟,恰恰就是这种人。



前文曾经提到这样一个片段:祁天彪等三大镖头在武当山上找茬,言辞中对张三丰不敬,宋远桥“虽然涵养极好,但听他辱及恩师,却也是忍不住有气”,于是露了一手绝顶功夫,我对宋远桥的这一手评价很高,认为他“此时的举措很是得体,打压了对方的嚣张气焰,但又适可而止,且只是让对方吃曼丁哥个暗亏,不至于完全撕破脸,给下次见面留下了余地”。 


处事得体,确实是宋远桥的一大特质,而类似的事情发生在俞莲舟身上时,又会是怎样的局面呢?


失踪十年的张翠山与俞莲舟重逢后,各路人马齐聚天鹰教的大船上谈判,说到十年前龙门镖局灭门的公案,俞莲舟表示此事关系重大,不是他个人可以裁定的,必须回山汇报,让张三丰了解情况后,再向各大门派解释此事。


这个说法自然是很有分寸的,但昆仑派的西华子出言不逊,说了一句“俞二侠这一招‘如封似闭’的推搪功夫,果然高明得紧啊”。


俞莲舟呢,他“并不轻易发怒,但西华子所说的这招如封似闭,正是武当派天下驰名的守御功夫,乃恩师张三丰所创,他讥嘲武当武功,便是辱及恩师,但立时转念:‘这事处理稍有失当,便引起武林中一场难以收拾的浩劫。这莽道人胡言乱语,何必跟他一般见识?’”


——连象征性的惩戒都没有,俞莲舟就忍了下来!


忍,是俞莲舟身上的最大特质。


武功这么高,胆气那么壮,居然还能忍,这太可怕了。


也恰恰因为能忍,他在与张翠山一家回武当山的路上,居然为了避开路上拦截的那些小角色,连夜赶路——“武当七侠自下山行道以来,武艺既高,行事又正,只有旁人望风远避,从未避过人家。近年来俞莲舟威名大震,便是昆仑、崆峒这些名门大派的掌门人,名声也尚不及他响亮,但这次见到两个无名小卒的背影,便不愿在富池口逗留,自是为了师弟一家三口之故”。


要知道,武当七侠中,宋远桥表面和气,但城府极深,俞岱岩有偏执的一面,张松溪过于精细,张翠山和殷梨亭则“爱面子”,莫声谷火气极大,这些性格特质都决定了一点:他们多少会有“计较”的一面,或计较别人,或计较自己,在隐忍这一点上绝对不如俞莲舟。



十五    最深沉的人,竟然也有不给面子的时候


内敛深沉的人,在我们印象中应该是喜怒不形于色,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而且八面玲珑,面对谁都不会得罪,留有余地。可内敛深沉的俞莲舟,却有两次不给人面子的时候。


第一次是张翠山对众位师兄弟说明当年龙门镖局血案是妻子殷素素所为,张松溪提出建议,认为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此事不必再追究,宋远桥对此犹豫迟疑,一时拿不准主意,俞莲舟却斩钉截铁说了两个字:“不错!”


在武当派中,师兄威权极大,而且宋远桥已经负责了派内事务的处理,身份是二把手,他这个“领导”还在思考,俞莲舟就以“下结论”的语气表态,这在历史和现实中都是很忌讳的——你想想,你能随便代替单位领导发号施令吗?


这个举动,似乎和俞莲舟内敛深沉的性格不符,但却与武当内部的微妙格局有关。


前面提到,俞莲舟很有责任感,时刻将武当派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这种责任感的具体表现,就是他只在乎大局,却不依附具体的人,换言之,他并非因为不支持宋远桥而不给对方面子,也并非支持张翠山,他所希望的是武当大局的稳定。


——你宋远桥掌权可以,但不能因为师父宠爱张翠山就心生情绪;你张翠山受宠更没问题,但不能破坏了大好团结局面。所以,他说了两个字,“不错”。



那位说了,就“不错”这么两个字,还能敲山震虎,防患于未然?没错,这两个字在这个时候、在俞莲舟口中说出来,就是能起到这样的效果。


首先,这个表态虽然对宋远桥不敬,但成功阻止了一傲之追猎者次分裂事件的发生——如果宋远桥说不,那会发生什么?张翠山将失去组织支53平米老房子变形记持,而其他几人张翠山生前武当派政治形状(下)呢?提出建议的张松溪也许会习惯性明哲保身,但与张翠山交好的六侠殷梨亭和七侠莫声谷则会产生不满,换言之,武当七侠中的当权派和少壮派将会产生分歧,而且这个分歧的背后是关乎张翠山前程甚至生命的原则性问题,加上在接班问题上的暗流,内部分裂决不是危言耸听。


俞莲舟的表态,一方面对宋远桥作出提醒,对内部可能出现的问题作出预警,另一方面也表达了自己的立场,那就是决不允许有破坏妇科常见病自然疗法武当内部团结的事情发生,武当七侠必须站在同一战线上。


此外,他的表态也是对殷梨亭和莫声谷二人的安抚。这二人与张翠山交好,而且自己平时的威严形象早已深入人心,书中就提到,“殷梨亭最怕二哥,知道大哥是好好先生,容易说话,二哥却嫉恶如仇,铁面无私,生怕他跟五嫂为难,一直在提心吊胆,王鹤隶身高却不知俞莲舟早已知道此事,也早已原宥了殷素素”,而当俞莲舟表态后,“他见二哥点头,心中大喜”。


就靠“不错”二字,俞莲舟成功控制了局势,武当七侠中在场的六人(除俞岱岩外)形成了统一战线。而到了后来,瘫痪在床的三侠俞岱岩意外认出殷素素便是当年伤己之人,客观造成张翠山夫妇身死,则是不折不扣的意外,怪不得俞莲舟。


俞莲舟第二次不给人面子,是在六大派围攻光明顶时,殷天正连场恶战,已是强弩之末,崆峒五老中的宗维侠想去捡个现成便宜,俞莲舟却不愿殷天正一世英雄,如此丧命,出场拦阻,说“宗兄,殷教主已身受重伤,胜之不武,不劳宗兄动手。殷教主跟敝派过节极深,这人交给小弟罢”,谁知宗维侠不给面子,非要去伤害一个无还手之力的人。


这个时候,俞莲舟抛了一句重话:“此刻任凭于你。回归中原以后,我再领教宗二先生的七伤拳神功。” 这句话说白了就是约战了,大家都是所谓的名门正派,要对付的也是个大魔头,可俞莲舟却在六大派面前对殷天正百般维护,这样的表现和深沉内敛可是一点都不搭边——领导提出的工作大方向就是消灭明教,你却当场对着干,后来发现没法对着干了,你居然还赌气,这成何体统?这么干上一次,领导就准保把你打入冷宫。


但这恰恰体现了俞莲舟骨子里的气魄。他在不破坏六大派组织目标(消灭明教)的前提下,对工作中的不合理现象提出异议,证明他有思想有原则,不随大流,而对宗维侠的“约战”,看似莽撞,有赌气成分,但也体现了敢担当的一面——唯唯诺诺的人,固然可以不犯错,但也别指望他能挑大梁,而俞莲舟这样的人,绝对是给点阳光就灿烂。



十六    难得糊涂


官场之上,什么最难?


业务?人际关系?升迁?非也非也,这些都只是单一领域里的表象,在它们背后,有一样东西就如一条看不到的线,牵引着这一切。


这样东西叫做“糊涂”。糊涂,才是最难做到的。


有时候,糊涂叫做变通,可以让你在制度缺失、人力紧张、领导无能等“常见性客观情况”下,解决工作中的许多难题;有时候,糊涂叫做宽容,可以让你在人际关系的处理中既不违背原则,又不得罪人;有时候,糊涂叫做豁达,升不升迁,升到什么程度,都没所谓,关键是享受工作。


有了这糊涂,就无往而金属破碎机xgpsj不利,但要做到糊涂,还真难——人啊,有时候就是太有原则,或者太自以为是了,有这些坏毛病,该糊涂的时候就未必糊涂。


糊涂,需要的是大智慧,深沉内敛的俞莲舟,恰恰有这大智慧。话说他护送张翠山夫妇回武当山,一路上险阻甚多,甚至连平日交好的峨嵋派也来“趁火打劫”,俞莲舟上前交手,以他的武功,自然是轻松打发对方。


可打发了就算完事了?非也非也。这也算是一起外交事件了,打了人家一巴掌,咱还得给块糖,人是赶跑了,咱还得留个余地,下次见面好说话啊!这个时候,就需要点公关了。


俞莲舟此时的表现极其精彩! 他把人赶跑后,朗声说道:“俞二、张五多多拜上铁琴先生,请恕无礼之罪。”


广大观众一听,哦,铁琴先生何太冲门下,那就是昆仑派的。张翠山夫妇也这么想,殷素素就说了一句:“这些大半是女子啊。二伯,她们都是昆仑派的么?”


俞莲舟一看,现在全剩下张翠山生前武当派政治形状(下)自己人了,就给出了正确答案:“不,是峨嵋派的。”


大家一听就傻眼了,既然是峨嵋派的,那你应该说“拜上灭绝师太,请恕无礼之罪”才对呀,叫错名字可不是小问题,比如你在电梯里遇到张局长了,很客气地鞠躬敬礼,然后说一句“李局长您好”,人家老张不但不领情,还得记恨着你。


可俞莲舟这样做,自有道理,他告诉张翠山夫妇:“她们自始至终不出一声,脸上又以黑帕蒙住,那自是不肯以真面目来示人了。五剑指住无忌,那是昆仑派的‘寒梅剑阵’。两人平剑刺我,又使昆仑派的‘大漠平沙’。她们既然冒充昆仑派,我便将错就错,提一提昆仑的掌门铁琴先生何太冲。”


原来,俞莲舟已经从这些人的武功中看出了其心法,“这些人功力都不算深,想是当今峨嵋掌门灭绝师太的徒孙一辈,或许是她的小弟子,我并不认得。但她们以柔劲化解我指击剑刃的功夫,确是峨嵋心法。要学别派的数招阵式不难,但一使到内劲,真相就瞒不住了”,可见俞莲舟的眼光毒辣,而且对武学研究广博。


要知道,因为张三丰和郭襄的关系,武当和峨嵋渊源甚深,而且作为武林的两大新晋门派,彼此扶持也是政治需要,所以张三丰曾对弟子们“谆谆告诫,决不可得罪了峨嵋门下弟子,以保昔年的香火之情”。而俞莲舟在“以指击剑”的电光石火间,就已经看出了对方是冒充昆仑弟子的峨嵋中人,便立时收势,虽然因为对方功力太弱,还是伤了两人,但未酿成大怨,而且他还加上一句“拜上铁琴先生,请恕无礼之罪”,帮对手圆谎。


后面还有一个细节,“殷素素望了一眼地下明晃晃的五柄长剑,俯身想拾起瞧瞧”,俞莲舟立刻说道:“别动她们的兵刃,倘若剑上刻得有名字,咱们以后便无法假作不知。这就走罢”,可见俞莲舟的心细,每一个细节都照顾了别人的感受。


——本来就难得糊涂,这糊涂还到了处处照顾对方感受的程度,人家能不感激么?所以,峨嵋弟子们偷偷送给他们三匹坐骑,“以谢毁舟之罪”。


真正的糊涂,决不是饱食终日,而是洞悉一切之后的“选择性失明”,而且这种选择的出发点,是基于对局势的控制、对关系的协调,以及对别人感受的照顾。


俞莲舟,无疑是真正的“难得糊涂”。



十七    表现低劣的三把手


俞莲舟曾对武当七侠逐一作过评价,点评自己时十分自谦,但点评其他几人则十分到位,比如宋远桥“冲淡弘远”、张松溪“机智过人”,都一语中的,但也有例外,那就是对老三俞岱岩的评价,说这位“三师弟精明强干,师父交下来的事,从没错失过一件”。


可真实的俞岱岩,却跟“精明强干”四个字全不搭边。


他在回武当山的路上见到海沙派、长白三禽等抢夺屠龙刀,插手管一管本是情理中事,可他过于鲁莽,一露面就展示了“梯云纵”的上乘轻功,被人识穿自己的门派,导致了郭艳东之后的被动。最可笑的潮阳教育信息网是,当白袍客问“这一手便是闻名天下的‘梯云纵’么”时,俞岱岩竟然还“不自禁的暗感得意:‘我武当派功夫名扬天下,声威远播。’”


——这还真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要知道,武当声名远播,在这个圈子里,你名气一大就容易成为众矢之的,而且大家现在是在抢屠龙刀,不是在干什么好事,你一掺和进来,立刻就会成为大家的假想敌,这个时候暴露身份十分不智。


而他在得到屠龙刀后,去江边乘船,也毫不小心。之前各股势力为了这把刀的血腥厮杀,竟然没有让他增加警惕意识,可见其智商和应变能力都很有限。



此后,他在江中遇险,跳上天鹰教的大船,按理说在别人的地盘上,处处凶险,他应该小心才是,谁知却遭暗算,而且被暗算的方式十分可笑——对方压低了说话声音,让他听不清楚,诱他上前,这是再明显不过的诱骗手段,可他这个老江湖却真的迈上两步,问对方到底在说什么,结果中了蚊须针。而后来双方对掌,又中了对方暗藏掌中的七星钉。


最可笑的在后面,俞岱岩挥舞无坚不摧的屠龙刀,逼退白袍客,对方问他“要性命还是要宝刀”,他回答说“好!你给我解药,我给你宝刀”,“这时他腿上中了蚊须针之处渐渐麻痒,料知“天心解毒丹”解不了这毒,这把屠龙刀他是无意中得来,本不如何重视,于是将刀掷在舱里”,而对方呢,“俯身拾起,不住的拂拭摩挲,爱惜无比……但见他只是看刀,却不去取解药”。


俞岱岩急了,跟人家要解药,“那人哈哈大笑,似乎听到了人形饮水机滑稽之极的说话。俞岱岩怒道:‘我问你要解药,有甚么好笑?’那人伸出左手食指,指着他脸,笑道:‘嘻嘻!你这人怎地这般傻,不等我给解药,却将宝刀给了我?’俞岱岩怒道:‘男儿一言,快马一鞭,我答应以刀换药,难道还抵赖不成?先给迟给不是一般?’那人笑道:‘你手中有刀,我终是忌你三分。便说你打我不过,将刀往江中一抛,未必再捞得到。现下宝刀既入我手,你还想我给解药么?’”


若是换成俞莲舟和张松溪,肯定不会有这般低劣的表现。估计金庸也看不过眼了,给俞岱岩做了辩护,说“他向来行事稳重,原不致轻易上当,只是此番一上来便失了先机,孤身陷于敌舟,料想对方既有备而来,舟中自必另行伏有帮手,又兼身中二毒,急欲换取解药,竟尔低估了对方的奸诈凶狡”。


但以俞岱岩的身份,处变不惊、遇险不乱是起码的素质,无论形势如果艰险,这种表现都是不合格的。可以预见的是,即便他不受伤瘫痪,以他的资质,也无法在武当的接班斗争中出彩。


但是,也恰恰是这个瘫痪的废人,竟然左右了武当的格局。



十八    别把卧床的不当干部


在被捏断四肢关节之后,俞岱岩始终瘫痪在床,江湖中算是没了这么一号人物。


可不在江湖上混,不等于在武当派内部完全失去了话语权——作为内退老干部,他还是能够享受“武当派班子成员”的待遇,其他六侠平时出去混江湖,也都还是以“武当七侠”自称。而且,他虽然平时不用工作不用开会,但关键时刻还是可以参与班子决策。比如武当七侠要摆“真武七截阵”,去对抗少林三大神僧,就没把瘫痪的俞岱岩落下,而是走了一遭形式主义,要挑一个人选临时由俞岱岩口授武功,参与这个“真武七截阵”。


为啥要这么做?宋远桥是这么说的:“其实我师兄弟六人联手,对付七个少林僧已操必胜之算。不过弟妹以三弟传人而上场,三弟必定心感安慰。”


也就是说,“武当六侠之所以要殷素素加入,并非为了制敌,而是为了俞岱岩。要知武当六侠联手合击,那‘真武七截阵’的威力,已足足抵得三十二位一流高手。少林三大神僧纵强,其携同上山的弟子中纵有深藏不露的硬手,但七人合力,决无相当于三十二位一流高手的实力,乃可断言。只是这套‘真武七截阵’自得师传以来,从未用过,今日一战而胜,挫败少林三大神僧,俞岱岩未得躬逢其盛,心中不免郁郁。宋远桥等要殷素素向俞岱岩学招,算是他的替身,那么江湖上传扬起来,俞岱岩不出手而出手,仍是‘武当七侠’并称”。


说白了就是,要露脸,咱七个班子成员一起上!可见俞岱岩并非摆设,还是可以参与内部决策,尽管有时候只是走走形式。


但就是这次参与,要了张翠山的命,差点要了张无忌的命,也改变了武当派的内部格局。


俞岱岩听出了殷素素的口音,听出对方就是当年让都大锦将他送回武当山的人,而殷素素也坦承,自己就是当日用蚊须针暗算俞岱岩的人。


这一变故,导致张翠山引咎自杀,殷素素以身殉夫,张无忌就此成了孤儿。


要说这事情还真不能全怪俞岱岩,他因为遭到殷素素和殷野王的暗算,才遭遇了后来手足关节全被折断的横祸,换言之,虽然殷素素和殷野王不是直接下手的人,而且也毫不知情,但也算间接罪人。


何况,一个人瘫痪十年,心里要是没有点变态,那才不正常。书中还提到,“俞岱岩骨气极硬,自受伤以来,从不呻吟抱怨。他本来连话也不会说,但经张三丰悉心调治,以数十年修为的精湛内力度入他体内,终于渐渐能开口说话,但他对当日之事始终绝口不提”,别以为这是什么好事,郁闷憋在心里,不去找人倾诉,很容易造成心态失衡。


结果,在那一刻,俞岱岩选择了问殷素素“你如此待我,为了何故”,也选择了借对方之口说出事实,尽管他嘴上说着“那你便不用说了。反正我已成废人,往事不可追,何必有碍你夫妇之情?你们都去罢!武当六侠会斗少林高僧,胜算在握,不必让我徒担虚名了”,但嘴上说出来不等于心里这么想,甚至可以说,如果心里真的这么想,就不会说这话——俞岱岩终究不是俞莲舟那样的人物,格局有限,这话说得刻薄,若是换成俞莲舟,哪怕要了他的命,他也不会说这样的话。


俞岱岩,终究是武当七侠中最不济的人物。&nb张翠山生前武当派政治形状(下)sp;但这个故事同样告诉我们,在一个组织内部,任何一个角色都是不可忽视的,别把瘫痪在床的不当干部,也别无视小角色,尽管俞岱岩“病退”,看似没什么话语权,可他短短几句话,却使得张翠山夫妇殒命,改变了武当派的整个内部格局。


在现实中有太多这样的例子,比如一个看着不起眼的人突然成了你的领导,比如一件小事或一个小角色左右了你的升迁……混社会,滴水不漏是很重要的。



十九    投机者张松溪


武当七侠中,张松溪以机智著称,充当的是军师角色。《倚天》开头,俞岱岩身负重伤,张三丰看出是大力金刚指所伤,便让宋远桥带张松溪和殷梨亭二人,去少林寺拜见方丈空闻,告知此事。


张松溪立刻心想“倘若只不过送一封信,单是差六弟也就够了。师父命大师哥亲自出马,还叫我同去,其中必有深意,想是还防着少林寺护短不认,叫我们相机行事”,果然,张三丰随后表示,武当与少林之间关系特殊,存着芥蒂,让三位弟子去到少林寺后,“对空闻方丈固当恭敬,但也不能堕了本门的声名”。


这个细节,便可看出张松溪敏锐的洞察力。


而他最出色的表现,则要算是在张翠山失踪的十年里,施恩于三大镖局,为日后应对作出铺垫。他“为的是要消解龙门镖局全家被杀的大仇。他知虎踞镖局是江南众镖局之首,冀鲁一带众镖局的头脑是哥哥我错了燕云镖局,西北各省则推晋阳镖局为尊。龙门镖局之事日后发作起来,这三家镖局定要出头,是以他先伏下了三桩恩惠。”


这个“事先埋下恩惠”,绝对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需要大量的时间、精力以及机缘。没精力明察暗访不行,你得整天跑腿,盯着三大镖头的行踪,连云鹤聚众密谋反元的大机密,都得知道个一清二楚,还得把官府方面的动向了解清楚,这才能诛杀叛徒,阻止机密泄漏,另外,还得有超群的武艺,才能摆平出现的问题,比如他为祁天彪解难,在不透露本门武功的情况下,空手接了吴一氓的八枚断魂蜈蚣镖,万一失之毫厘,可能就没了性命;没花大量时间不行,你得把工作和非工作时间都搭上去;没那个机缘也不行,这三大镖局的镖头要是过得好好的,就是不出一点事,那你也没办法施恩,只能抓瞎。


这件事情,张松溪坚持了十年,从这里,又可以看到他的远见和恒心。


这样乍一看,张松溪的热心和执著很像一个人,谁啊?


老二俞莲舟。


可是,在对俞莲舟高度评价的同时,我却始终对张松溪缺乏好感。


为何?因为这个人太精明了。上天是公平的,给了你精明,也就会带给你“附加产品”,那就是小气。



张松溪确实精明,但更多是一个军师的形象,他掌控全局的能力显然比不上气场更为强大的俞莲舟,也比不上宋远桥。对他的定位,应该是专职出主意和分析局势的副手,可以提供决策参考却不能独立决策。


而且,也恰恰因为过于精明,张松溪是武当七侠中最为投机的一个,比如他对张翠山事件的热心,其实多少有投机成分,他看重的是张三丰对张翠山的宠爱,以及后者接班的潜力。之所以下此判断,与他后来的表现有关——在宋青书谋害莫声谷时,张松溪与宋远桥武断地认为谋害莫声谷的固始古城广告人是张无忌,而俞莲舟和殷梨亭却相对理智得多。其实以张松溪的潜心料事,不可能如此武断地下结论,但作为副职领导,此时的他“旗帜鲜明”地站在了掌门人宋远桥这一边(关于这一点,我会在下一章节《张翠山死后武当派的政治形态中》详细论述)。


因为精明,因为投机,张松溪在人格魅力上就明显比不上俞莲舟,就算张三丰给予七侠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张松溪接班的可能性也为零。



二十    小不忍则丧命的张翠山


怎么混社会?这个问题说起来,门道太多了,几天几夜说不完,但老祖宗的总结还是有用的:出来混,无非两样武器,脸皮要厚心要黑。


这个厚黑学,还真不是随便说说的,简直就是无往而不利的法宝。


那位可能说了,厚黑学这玩意儿谁都知道,但这两条对于大侠来说,适用么?大侠不是应该浩然正气、胸怀天下么?


好吧,我承认,对于大侠来说,心可以不那么黑,起码表面上不用那么黑,但另一条“脸皮厚”,却依然是大侠必须具备的硬条件。


脸皮厚了,你就可以经历任何摸爬滚打,让挫折变经验,还可以大摇大摆做主角,比如《三侠剑》的胜英,比他武功高的一大把,可人家脸皮厚,遇到麻烦就呼朋唤友,摊开双手等大家帮忙,薛之谦反击晒证据结果就是能做主角。


而脸皮不够厚呢?那就经不起挫折,也无法在内部斗争中上位,甚至会丧命,换言之,做不了主角,只能做配角,甚至是个死跑龙套的,张翠山就是个例子。


张翠山的毛病,谢逊早已指出,就是那身“迂腐”的名门弟子气,说白了就是死要面子不要命。谢逊此人,话糙理不糙,还真说到了点子上,张翠山毁就毁在面子上了。


从IQ角度来说,张翠山被视为武张翠山生前武当派政治形状(下)当七侠中“悟性最高、文武双全”的一个。张三丰以丧乱帖代入武功,张翠山立时领会,恰恰就因为他的悟性和文武双全——书中提到,“从前张翠山修为未到,虽然见到师父施展拳剑,未能深切体会到其中博大精深之处。近年来他武学大进,这一晚两人更是心意相通,情致合一,以遭丧乱而悲愤,以遇荼毒而拂郁”,此外,当张翠山说“弟子得窥师父绝艺,真是大饱眼福。我去叫大师哥他们出来一齐瞻仰”之时的反应是“我兴致已尽,只怕再也写不成那样的好字了。远桥、松溪他们不懂书法,便是看了,也领悟不多”,可见在学武功的同时,多一点其他个人爱好,也是很有必要的。


也正因此,张三丰对张翠山寄望很高。我在前面分析过,张三丰并没有打算把掌门位置传给张翠山,所谓的衣钵传人,其实是“技术继承者”而非“权力继承者”。但张三丰作为武林第一人,他的野心或说梦想决不是让武当一派发扬光大这么简单,于他而言,武当的成长和武学的发展是两条并行线,其实无分轻重,而是相辅相成。张翠山作为他内定的“技术继承者”,地位绝不逊于“权力继承者”宋远桥。


哪怕到了张翠山自杀多年后,在张三丰遭遇少林叛徒空相偷袭,身受重伤,又面临假冒明教的赵敏等人“踩场”的紧急关头,口头为瘫痪的俞岱岩传授太极拳口诀时,他都不忘说一句“倘若莲舟在此,当能懂得五成。唉,你五师弟悟性最高,可惜不幸早亡,我若有三年功夫,好好点拨于他,当可传我这门绝技。”


这句话一方面点出了张翠山和俞莲舟是武当七侠中天赋最高的二人,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张三丰对张翠山的偏爱。



在张翠山失踪十年,重返武当山后,尽管武功没有进境,但仍得张三丰的厚爱,而且,在二侠俞莲舟的“呵护”下,武当诸侠(除俞岱岩外)形成了统一意见,那就是对殷素素的“灭门案”既往不咎,大家一起去做善事,以弥补这位五弟妹的昔日过错。


但俞岱岩反而成了最大的变数,他认出殷素素是当年暗算雌雄活力丹他的人。此时的张翠山,暴露了性格中的最大弱点——脸皮太薄,立刻冲出外堂,在众目睽睽下自杀身亡。


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犯错,完全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去弥补过错,而无需付出生命做代价。遭遇变故时,冲动往往是最坏的选择。



二十一    多愁善感的殷六


殷梨亭性格柔弱、优柔寡断,这个性格特质,《倚天》中曾多次提及。


从相貌上来说,殷梨亭和张翠山应该是武当七侠中的两大帅哥,而且都是花样美男类型,长相俊美,长身玉立。殷六侠刚出场的时候还是个十八岁的瘦小少年,可到了张翠山从冰火岛回来后,他已经二十八岁,一出场就用云门十三剑克敌,“长剑一颤,呛啷一声,便有一件兵刃落地”,而且气势上十分拉风,“不疾不徐的漫步扬长而来”,很有高手风范。


这样一个连打架都风度翩翩的帅哥,自然讨人喜欢——任何年代,帅哥都是吃香的。领导都喜欢带着美女下属出去应酬,自己有面子还有助于联络感情,可以说是领导自身福利待遇和政治意义兼顾,而殷梨亭这样的帅哥也是奇货可居,张三丰提起他,虽不会像对张翠山那般评价超高,但恐怕也会拈须微笑,欣喜有这么个帅哥徒弟。


而殷梨亭的“政治意义”也有体现,那就是与峨眉弟子纪晓芙联姻,而纪晓芙当时的身份,恰恰是峨眉灭绝师太最喜欢的弟子、最有希望的接班人。这一桩重要的政治联姻,是武当派巩固自身地位,力求与少林抗衡的一步重要举措。


但这个帅哥尽管以“剑术最精”著称,情商却不算高,书中提到几个细节,都是佐证,比如他对张翠山的依恋,“武当七侠中虽是莫声谷年纪最小,但自幼便少年老成,反而殷梨亭显得远比师弟稚弱”,又比如武当诸侠讨论龙门镖局事件时,他说了一句“旁人问起来,五哥只须说那些人不是你杀的。你又不是撒谎,本来不是你杀的啊”,这话毫无建设性,所以宋远桥立刻横了他一眼,道:“一味抵赖,五弟心中何安?咱们身负侠名,心中何安?” 也就是说,堂堂美男殷六侠,没什么主见,在内部决策当中也没有什么建设性意见。



此外,他性情软弱,在张翠山张翠山生前武当派政治形状(下)夫妇惨死后,武当派众人轮流运用真力为张无忌疗伤,大家都能平复哀伤、全力施为,区别只是功力差距所体现出的时间差,比如莫声谷只能坚持一盏茶的时间,而宋远桥则能坚持两炷香,唯一例外就是殷梨亭,险些因为情绪问题伤及自己,他“将无忌一抱入怀,立时大叫一声,全身打战。张三丰惊道:‘把孩子给我。你坐一旁凝神调息,不可心有他念。’原来殷梨亭心伤五哥惨死,一直昏昏沉沉,神不守舍,直到神智宁定,才将无忌抱回”。


这么看来,殷帅哥在武当七侠中着实没有多少竞争力,他的武功本就是由宋远桥和俞莲舟代传,只能算是张三丰的名义弟子,性格又软弱,毫无魄力可言,说话也没啥建设性,没法像张松溪那样充当参谋角色。



二十二    殷六的隐秘优势


前文提到,殷梨亭非嫡传弟子,而且性格有缺陷,情商也不高,貌似没啥竞争力。


但是,这位帅哥是不是真的全无竞争力?那也未必。大家都混在武当,都是武当七侠一分子,虽然成名有先有后,出头机会有多有少,但各自都有点拿得出手的东西。而且接班这事情,除了自身优势外,机缘也很重要,比如宋远桥日后受儿子宋青书的弑叔叛逃事件牵连,被迫退位思过,大馅饼就给了本来无意掌门位置的二侠俞莲舟,这就是机缘。


殷六同样有着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而且有三点之多:1、年龄,2、“武功被代传”的身份,3、政治婚姻。


咱们先来说说年龄,殷梨亭出场时是18辣丰四号岁,比张翠山略小,比宋远桥小二十多岁(宋大当时四十出头),而在宋青书出场时,他年届四十,也比宋青书大上二十岁出头。 换言之,他的年龄恰恰介乎于武当派第二代代表人物宋远桥和第三代代表人物宋青书之间。


在一个系统中,选择接班人时要考虑的因素很多,比如能力、魄力、协调能力和工作背景等等,年龄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如果你能力很强,但年纪七老八十,那肯定得让位给年轻人,因为维持系统稳定的一个重要前提就是一把手不要频繁更迭,以避免频繁动荡;而如果你年纪太小,也很有可能让位给中生代,一来组织要对有资历的老同志有个交待,二来反正你年纪小,来日方长,权当挫折教育和延长培养期呗。


这么一来,宋大老了,小宋还正值青春期,介乎他们之间的殷六在年龄上便有着相对优势,属于资历较老,应该被照顾的中生代。


而从身份上巴高索来说,殷梨亭也有着“独特性”,他名义上是张三丰的弟子,但武功全部由宋远桥和俞莲舟代传。


换言之,他是名义上的武当第二代、实际上的武当“准二代”,也就是介乎于宋大到张五的武当第二代和以宋青书为代表的武当第三代之间,这是一个独立的“政治夹层”。


也就是说,他和七侠莫声谷的“出身”存在先天性缺陷,地位比几位师兄要低,但他们享受着第二代班子成员的政治待遇,在第三代面前保持着较高的话语权和身份。这就相当于你们单位的领导班子现在没有空缺,有两个少壮派暂时做不了副局长,但挂着享受待遇的助理调研员头衔,他们的地位当然比不上副局长,可享受着同样待遇,比下面的科长也高着半级。


这种少壮派的助理张翠山生前武当派政治形状(下)调研员和老同志改非领导职务的性质完全不一样,相当于古代的候补官员,一有空缺便可补上。而殷梨亭就是这么一个身份。


此外,殷梨亭还有一个法宝,那就是他的政治婚姻,他的未婚妻纪晓芙是峨嵋灭绝师太当时最宠爱的弟子,在“前张翠山时代”(也就是张翠山死之前),周芷若还没拜入峨嵋门下,而纪晓芙与明教杨逍的情事也未暴露,以她的天赋、背景(金鞭纪家的闺女)和灭绝对她的宠爱,成为下代掌门的可能性极高,这对殷梨亭来说无疑是一大优势。


有人可能会说了,夫妻不会都这么强势吧?老婆是峨嵋掌门,殷六的势头就应该压一压才对,比如担任非领导职务啥的,否则不好控制。



但值得留意的是,夫妻回避只出现在同一个恒源不夜城系统内,武当和峨嵋是两个不同的系统,彼此也无隶属关系,夫妻同任掌门的可能性是存在的。而且,以武当和峨嵋的战略合作关系,夫妻俩在床头沟通合作、衔接、共同做大的双赢蓝图,可行性也很高。


换言之,如果抛开纯属“技术继承人”的张翠山,殷梨亭反倒是候选接班人之一,他的接班应该属于过渡性质,可以在宋大老去,第三代弟子未有足够能力接班的情况下,做一个守成之主。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殷六虽然优柔寡断,缺少魄力,但性格随和,这种人在系统内部也很讨人喜欢。


比如在六大派围攻光明顶时,宋远桥之子宋青书出场,曾对身为长辈的殷梨亭“发号施令”,殷梨亭则点头说“甚好”,这个场景甚至让峨嵋派众人产生了错觉,心想“近年来张三丰真人早就不管俗务,实则宋远桥才是真正的武当掌门。看来第三代武当掌门将由这位宋少侠接任。殷梨亭虽张翠山生前武当派政治形状(下)是师叔,反倒听师侄的话”,但却不知道其实是“殷梨亭性子随和,不大有自己的主张,别人说甚么,他总是不加反对”。


若是立傀儡,或者推一个过渡人选,殷梨亭的这个性格反倒是最大优势。



二十三    打手莫七


七侠莫声谷,在武当派班子中排名最后一位,年纪也最小,刚出场时,甚至才十五六岁。


十五六岁就闯下“武当七侠”的名号,那也算是“神童”级别了,当然,这个跟他有几位彪悍的师兄有关,虽然他自己还是个未成年人,但师兄都已经四处闯荡了,个个好大名头,所以,虽然武当七侠不像葫芦娃那样年纪差不多,整天一起行动,但名头还是一起响起来了。


书中提到,六侠殷梨亭和七侠莫声谷都是“名义上的武当二代弟子”,他们的武功并非张三丰亲自传授,而是由宋远桥和俞莲舟二人代传。


另外,莫声谷比较早熟,个性独立,不像殷梨亭那样总对五哥张翠山那般依恋,因此相比之下,反而是殷六显得稚嫩些。书中还提到,莫声谷的业务方向是“内外兼修”,可见硬实力也不错。


但这里必须要说的是,个性独立就是成熟吗?


非也非也,我可以拿自己来做例子,我个性很独立,啥事情都自己决定,可在老人家眼里,我非但不成熟,还很幼稚。莫声谷也差不多,他不依恋师兄,整天自己照顾自己,看似很独立的孩子,可个性暴躁,容易冲动,也跟成熟不搭边。


也恰恰因为不成熟,莫声谷在武当内部也很难有独当一面的机会,反而常常充当炮灰角色。我在《神雕》篇的全真教章节中曾经提到,在官场斗争中,团队里应该拥有一个有一定能力、而且敢说狠话、敢吵架的角色。因为所谓斗争,就是明争与暗斗一样不少,有时候得摆一副笑脸,或息事宁人,或笑里藏刀,但有些时候就得撂一句狠话,敲两下桌子,这要根据客观形势来选择行为方式。


但要注意的是,有些狠话不能让一把手来说,耍赖也不能让一把手来耍,咱们得有人专门做这个事情,有时候,甚至得找个人去出丑,以达到某种目的,那咱们也得有个能出丑的人。比如全真教的王志坦,就是这样的角色,而莫声谷,同样是这么一个“打手”。


比如宋远桥和莫声谷二人一起接待上门找茬的三大镖头,宋远桥自始至终彬彬有礼,莫声谷却担当了吵架的角色。


比如张翠山刚刚走到屏风后,就听莫声谷大声说道:“我大师哥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凭着宋远桥三字,难道三位还信不过么?”


这话的意思就是,咱武当很牛,咱武当的宋大也很牛,这名片拿出来,就是优质信用卡。但这话要是由宋远桥自己说出来,那就太丢份了——大侠总不能这么夸自己吧,哪怕是在说大实话,这话得让别人来说。而且,这话对三大镖头来说,多少有点怒气,显然也和宋远桥的身份不符——作为武当的第一发言人,场面上的客气还是起码需要的。


这个时候,就需要莫声谷冲锋陷阵了,以他的身份,说这个话很合适,一来毕竟是武当七侠的一员,名气大威望高,话说出来有分量,二来,他只是武当七侠的老幺,说几句重话也不能代表武当立场,无伤大雅。


换言之,莫声谷作为武当七侠的老幺,在很多时间里都充当了“打手”的角色,或说“清道夫”,专干脏活累活和不讨好的活。



二十四    莫七有时过了火


充当“打手”的七侠莫声谷,专干脏活累活,在武当七侠中也是个不可或缺的角色,不过他暴躁的性格,也给自己扣了分。


比如三大镖头为都大锦出头,上武当找茬,祁天彪说了一句“武当七侠名头响亮,武林中谁不尊仰?莫七侠不用自己吹嘘,我们早已久闻大名,如雷贯耳”,语气嘲讽,莫声谷一听就脸色大变。相比在场的宋远桥,相比此前面对西华子的讥讽却不动声色的俞莲舟,莫声谷的涵养功夫显然逊色得多。


而之后,双方越吵越僵,莫声谷居然说了这么一段话:“别说我五哥此刻尚未回山,便是已经回到武当,也只是这句话。莫某跟张翠山生死与共,他的事便是我的事。三位不分青红皂白,定要诬赖我五哥害了龙门镖局满门。好!这一切便全算是莫某干的。三位要替龙门镖局报仇,尽管往莫某身上招呼。我五哥不在此间,莫声谷便是张翠山,张翠山便是莫声谷。老实跟你说,莫某的武功智谋,远远不及我五哥,你们找上了我,算你们运气不坏。”


从这段话可以看出来,莫声谷和张翠山的关系极好,侧面上也说明了内部派系的存在,但另一方面,这段话有点过火,特别是那句“你们找上了我,算你们运气不坏”,有点街头混混的语气,而像“这一切便全算是莫某干的”这类赌气的话,在大侠嘴里说出来实在有点突兀。


之后,云鹤也出语刻薄,说道:“天下事也真有这般凑巧,刚好我们上山,尊师张真人便即闭关。可是龙门镖局七十余口的人命,却不是一闭关便能躲得过呢。”


这话实在太不客气,连云鹤的自己人宫九佳都觉得过火,“忙使眼色制止”,但从谈判讲数的角度来说,对方越是摆出这种下三烂的架势,咱就越得气定神闲,要是也跳脚大骂,那不成了泼妇当街吵架吗?就算要来手硬的,也应该像宋远桥那般,一袖子拂过去,光那劲风就压到三大镖头险些断气,知道人家宋大侠武功深不可测还手下留情了。可莫声谷的表现实在乏善可陈,选择大声喝道:“你说我师父是因为怕事才闭关吗?”


——张三丰不怕事,地球人都知道,这话质问得太没水平了。咱自身的绝对优势,其实根本不需要自己说出来。


即便他性格中最可爱的直爽一面,从官场和职场角度来说也是个弱点。比如张松溪说到云鹤暗中联络豪杰反元,莫声谷立刻说道“瞧不出他竟具这等胸襟,实是可敬可佩。四哥,你且莫说下去,等我归来再说”,然后便跑出门去,abp340只为了去和下山的云鹤赔礼道歉,佩服他是个铁铮铮的好男儿。这自然是直爽可爱,而且武当七侠毕竟亲如兄弟,不像官场和职场那样讲究规矩,决不在意你开会开一半就跑掉,但这样的性格,终究显得定力不够,轻率好动,显然不是好领导坯子。


书中借俞莲舟之口提到,莫声谷“近年来专练外门武功,他日内外兼修、刚柔合一,那是非他莫属”,“专练外门武功”,那是莫声谷的暴躁性格决定的,而“内外兼修,刚柔合一”,多少只是俞莲舟的美好憧憬,虽然武当内功讲究细密绵长,年纪越大越炉火纯青,但以莫声谷的性格,内功修为注定比不上六位师兄。



而书中也提到,武当内功除了很讲究修习时日,也决定了武功的整体进境,比如张翠山曾经分析,当年谢逊四处行凶时,宋远桥武功并不及他,但在内功方面修炼个十几二十年,就不会逊色于他,可见内功是重要根基,莫声谷在这一领域缺少天赋,业务能力上就无法有突出表现。



二十五    张翠山之死带来的武当巨变


失踪了十年,张翠山回来了,老爷子张三丰欣喜若狂,老大宋远桥有点郁闷,老二俞莲舟大感欣慰……可就在武当众人心情复杂之际,意外发生了,在张三丰百岁寿宴上,各大门派前来逼问谢逊下落,张翠山意外发现妻子殷素素是当年暗算俞岱岩之人,一时按捺不住胸中郁悒,当众自杀,殷素素也以身殉夫,变成孤儿的张无忌更是身中玄冥神掌,命在旦夕。


班子成员突然少了一个,而且还是热门接班人,还是永久性离开,麻烦大了!


武当内部,就此巨变。


首先,抛开师徒感情不说,仅仅从权力格局角度来分析,对于此前一直有意打造“权力和技术双轨制”的张三丰而言,张翠山之死是一个极其沉重的打击,这意味着“技术接班人”暂时失去了合适人选,进而意味着双轨制的破灭。


双轨制是张三丰任期内的一个重大决策和政治路线,从社会意义上来说,张三丰期待技术接班人张翠山可以将武学发扬光大,并将之用于救国救民,以求武当派的影响力得到无限外延。而从内部政治格局来说,双轨制可以形成彼此的制约,宋远桥负责政务,营造武当的正义和权威形象,张翠山专注于技术发展,从而合力打造一个“德才兼备的武当派”,而且彼此的发展可以对对方形成一定制约,避免野心的过度膨胀。


可张翠山这一死,技术接班人在哪里?那位说了,俞莲舟的天赋也不错,武功在七侠中名列第一,但他的劣势也很明显,一来年纪比张翠山大上一截,二来,张三丰偏爱的是张翠山的文武双全、触类旁通,相比之下,俞莲舟在悟性上稍弱,更多是依靠后天努力。武功这玩意儿和其他事情一样,没有灵气就少不了会有匠气,因此,按照张三丰的构想,张翠山应该可以成为一代宗师,俞莲舟的资质则逊色些。书中提到,在张三丰遭遇少林叛徒空相偷袭,身负重伤,又面临赵敏率人闯上武当山的危局时,曾告诫瘫痪的俞岱岩要忍辱偷生,将现场传授的太极拳和太极剑流传下去,他在演示过后,“见俞岱岩脸有迷惘之色,问道:‘你懂了几成?’俞岱岩道:‘弟子愚鲁,只懂得三四成,但招式和口诀都记住了。’张三丰道:‘那也难为你了。倘若莲舟在此,当能懂得五成。唉,你五师弟悟性最高,可惜不幸早亡,我若有三年功夫,好好点拨于他,当可传我这门绝技。’”


由此可见,俞莲舟的资质虽然超越了其他师兄弟,却还比不上张翠山。而在张翠山死后,张三丰也并不想勉强提拔一个技术接班人,宁愿留个空缺。这个做法其实也是正确的,因为尽管俞莲舟练到后期,武功已经超出宋远桥,但并没有绝对优势,只是高手对高手的一丝优势,而非宗师对一般高手的压倒性优势,如果将之贸然提升到技术接班人的位置,根本达不到制约效果,反而会激起权力接班人宋远桥的不满。


因此,张翠山死后,武当的权力格局出现了巨变,张三丰以思念弟子、伤心欲绝为理由,淡出一线,退居幕后,更加不过问内部事务,而宋远桥虽然还是“代理掌门”的衔头,但由于张翠山的死,再无障碍,其实已有掌门之实。



【《张翠山死后武当派政治形态》即将于近期推出,敬请期待】



-延伸阅读-

黑江湖2019年第二季度同人小说征稿启事

为什么说94版《倚天屠龙记》才是最成功的一版?


-东宋世界-

东宋世界漫游指南

我们为什么要创造一个武侠新世界

行镖记 | 东宋第三届年度征文第一期正式开启


合作|投稿:[email protected]

江湖这个梦想,就是要一起做才有意思

▽ 点击「阅读原文」与黑江湖合作